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激情  »  [圣诞性福夜]
[圣诞性福夜]
圣诞性福夜
 
  再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大飞心中忐忑不安,他向小星星提出的邀请至今还 没有收到回复。小星星是他的一个未见过面的网友,两人在网上谈得十分投机, 经他多方面试探,可以百分之九十九的确认她是一个MM,藉着圣诞节,想把她 约出来见个面,但这个小妞并没有直接答应。
 
  下班后,大飞习惯性地坐到电脑面前,打开QQ,小星星果然在线上,大飞 心中一阵狂喜,敲过去一行字∶“小星星,前几天我问你的事想得怎么样了?” 
  “什么事?”一行消息递过来。
 
  她居然忘记了,大飞只好又打一次∶“圣诞节有没有时间?我们见个面,一 起过平安夜吧!”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来消息∶“好吧,平安夜晚上8点在《可可酒吧》 见面。”可可酒吧是这个市有名的酒吧。
 
  到了这天,大飞早早请了一个假,换上笔挺的西装,镗亮的皮鞋,特地到最 贵的美容店理了一个最帅的发型,7点30就早早来到酒吧。
 
  大约到了8点钟,一个短发的女孩走了过来,按约定系着一条浅黄的围巾。 和聊天中说的一样,这个女孩只有十六、七岁,果然漂亮得很,黑白分明的大眼 睛、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梁和樱桃小嘴。只是打扮中透出几分叛逆,齐耳的短 发泄成红褐色,眼睛上涂着紫色的眼影,嘴唇也涂成紫色,成熟的打扮未免有些 和她的年纪不相称。穿着黑色的紧身皮夹克和皮裤,将丰满妙曼的身体曲线衬托 出来,从她鼓鼓的胸部可以看出,她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
 
  大飞这时不由心跳加快,口舌发干,就是这个女孩吗?那个女孩看到大飞胸 前口袋插的黄玫瑰,微微一笑,径直朝他走来。
 
  “你就是大飞吗?”女孩的嗓音很清脆。
 
  “是、是,我就是大飞,你……你是小星星?”大飞站起身来,结结巴巴地 问道。
 
  短发女孩并不答话,而是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半天,啧啧赞道∶“你好强壮 啊!”
 
  什么?大飞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这个女孩竟然一见面就毫不遮拦地夸他 强壮。不过他对自己的体形历来很有信心,由于经常参加健美锻炼,他的胸肌十 分发达,手臂也很粗壮,即使穿上西装也遮掩不了他魁梧的身材。
 
  “是……是吗?”大飞不好意思地搔着头。虽然对方说的是实话,但他的脸 还是红了。
 
  女孩也不管他脸红不红,说道∶“快走吧,他们还在等呢!”说完,一把拉 住大飞的手就往外拖。她的小手冰凉,但却很滑软,大飞的心中不由一荡,半天 才回过神来∶“他们?小星星,他们是谁呀?”以为是甜蜜的二人世界,没想到 冒出个“他们”,心中难免有点失望。
 
  “叫我莉莉,这是我现实中的名字。你见到了就知道他们是谁了。”莉莉头 也不回,拉着大飞往前跑,大飞只好跟着跑。
 
  到了一家歌舞厅门口,两人都跑得气喘吁吁。
 
  “龙哥。”莉莉娇嗲地呼叫一声,投入一个男人的怀里。那个男人爽朗地大 笑,紧紧搂住她的娇小身躯。大飞不由心中一凉,原来她已经有了……
 
  半天他(她)们才想起站在一旁的大飞,莉莉小鸟依人般偎在龙哥的肩头, 对大飞说∶“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龙哥,是我的男朋友。”然后侧过头, 含情脉脉地对龙哥说道∶“龙哥,这就是我常跟你说起的大飞,在网上他很照我 的。”
 
  龙哥伸出手,笑道∶“幸会幸会,常听莉莉说你电脑很厉害,我可是个电脑 盲,以后也要请你多多教教我。”
 
  “哪里哪里。”大飞和他握了握手,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滋味。
 
  龙哥左手向后挥了挥,走上来两个年轻人,“快过来见过大飞哥。大飞,这 是我的两个小弟。这个是阿荣,这个是小强。”两个年轻人向他鞠了个躬。 
  “小弟?”大飞有些迷惑∶“难道他们是黑道的?”
 
  莉莉从他悻悻的表情中看出了什么,扮了个鬼脸,对大飞说∶“你放心,我 找了人来陪你。是我新收的小妹,比我还漂亮哦!”
 
  龙哥哈哈笑道∶“你这样也能收小妹,我怎么没听你说起?”
 
  莉莉嘟起小嘴不依道∶“许你收小弟,我就不能收小妹吗?她是我的学妹, 心甘情愿地拜我做大姐的。长得水灵灵的。”
 
  “哦,是吗?水灵灵的……”龙哥故意拖长音重复道。
 
  莉莉重重地捅了一下他∶“讨厌,人家要把她介绍给大飞的,不许你有什么 歪念头。”
 
  两人正在调笑时,一个女孩子怯生生地走过来∶“莉莉姐,对不起,我来晚 了。”
 
  莉莉惊喜道∶“小芸,你终于来了,我还担心你不来了。”
 
  “我是瞒着爸妈跑出来的。”
 
  “好好,我介绍一下,这位是龙哥,我的男朋友。这个长得像施瓦辛格的帅 哥是大飞,今天就由他照顾你。”
 
  小芸偷眼瞧了一眼大飞,恰好大飞也在看她,目光一接触,两人脸上一红, 赶紧转头。小芸心中暗想∶“照顾是什么意思?就是要他做我的男朋友吗? 
  人倒是长的蛮帅的,身体又这么壮,不晓得为人怎么样?“
 
  大飞也为小芸的美丽而折服,她和莉莉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类型,莉莉是那种 带有一点野性和叛逆的美。小芸完全像一个大家闺秀,文静、清纯,一头披肩黑 发,戴着一顶有花边的绒线帽子。穿着一件粉红的毛线衣。
 
  “好了,大家先进去吧!”龙哥说道∶“今天是平安夜,先唱会儿歌吧。 
  那小妞又迟到,进去再说。“
 
  “难道还有人吗?”大飞他们心中猜想,却不便问。
 
  几个人要了一间包厢,莉莉的唱功不差,一开始就唱了几首王菲的歌,博得 满堂喝采,气氛顿时热起来。龙哥、阿荣和小强也相继唱了几首,大飞本不太会 唱,开始时在和小芸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后来在莉莉的强烈要求下和小芸唱了 两支情歌。
 
  唱着唱着两人也有了默契,等他(她)们俩手牵手唱完最后一句,大飞惊异 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莉莉已经坐到龙哥的膝上,后仰着头,和龙哥忘情地接 吻,龙哥的手还不老实地伸进了莉莉的皮衣里,隔着衣服缓缓揉着她的双乳。 
  大飞和小芸看得满脸通红,对视了一眼,不声不响地坐在谢谢上。
 
  这时,门被推开了,走进一个年轻女人,“哟!龙哥,小莉妹妹,在这儿就 亲热上了?”女人格格笑道。
 
  “你这个骚货,怎么现在才来啊!”龙哥把莉莉推到一边∶“快来安慰安慰 我这两个小弟。”
 
  “没问题。”那个女人爽快地说道,回过头把门锁上后,便开始脱身上的衣 服。边脱边说∶“今天是平安夜,场子里生意太好了,一个客人死缠着我,最后 我用手帮他解决了,就赶紧过来了。”
 
  龙哥哈哈笑道∶“兰兰,我知道耽误你生意了,你的台费我给双份就是。” 
  “哟!龙哥,这是什么话,您平时那么照顾我,我哪敢收您的钱啊!” 
  这个女子果然长得十分风骚,大约二十岁,长发披肩,脸上化着艳妆,全身 散发着浓浓的香气;一双丹凤眼虽然不大,却也有一种桃色风情,一看就让人想 入非非。但她虽然化了浓妆,也看得出有黑眼圈。
 
  不一会儿,她就脱得只剩黑色胸罩和一条薄薄的黑色内裤,蹲到阿荣和小强 脚下,素手伸到他们俩的胯间,隔着内裤玩弄着他们的阳具。阿荣和小强手也不 闲着,把玩着兰兰的大奶。
 
  她的奶子不知道有没有注射过什么“英格尔法乐”之类的东西,大得一只手 根本握不住,与她苗条的身材有点不相称。玩得性起,两人索性把她的胸罩扒下 来,让两只大白奶子弹现出来。大概被人玩得多了,她的乳头是红黑色的,在剌 激下渐渐挺立到小指头第一节大小,在两人的玩弄下,兰兰嘴里不断地发出职业 性的浪叫∶“唔……啊……嗯……”
 
  龙哥的情欲又被挑起来了,他的一只手干脆伸进莉莉的裤子里,莉莉娇嗔一 句∶“讨厌。”却没有阻止。他另一只魔手却解开莉莉的小皮夹克,将里衣全都 推到丰满的乳房上部,露出被粉红胸罩紧裹的双峰。龙哥的手熟练地解下胸罩, 不紧不慢地揉着这对小白兔。
 
  莉莉的乳房虽然也很丰满,却没有像兰兰那样大得有些下垂,相反,小巧的 乳头还有点上翘。不知是不是屋里温度太高,她的小脸红扑扑的,眼光好像有些 散乱。小手伸进龙哥的裤裆里,已经坚挺的肉棒隔着内裤也高高耸立。
 
  大飞和小芸两人看得目瞪口呆,小芸心中扑通乱跳如小鹿撞,眼角偷偷瞄了 瞄大飞,内心暗暗希望他做点什么。大飞的脸胀得通红,他头次看到这种淫糜的 场面,莉莉那白嫩丰满的奶子已经令他的下身发生某种变化。
 
  “天……天气真热啊!”大飞红着脸,满头是汗地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 
  小芸轻轻“嗯”了一声,这时大飞才发现小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闭上眼睛, 双颊红润,无力地把身体斜靠在谢谢上,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似乎在等待什么。 
  “她在暗示我吗?”大飞鼓足了勇气,低下头去,轻轻吻在她的樱唇上,小 芸的身体猛地一震,玉臂反过来搂住了大飞的脖颈,使他的身躯完全压在自己 身上……
 
  那边兰兰已经上身露,跪在了长谢谢中间,素手熟练套弄着着阿荣的大肉棒, 不时低头用舌头舔弄紫红的龟头,她的丰臀对着小强,如一根细绳般的内裤早就 被拨到一边,两片淫糜肥厚的阴唇张着嘴,一缩一缩的。小强正在后面用手指在 密唇里掏玩着,手指带出一丝丝黏稠的淫液,笑道∶“兰兰,你这个贱货是越来 越浪了。”
 
  兰兰笑道∶“你们男人不就是希望女人越浪越好点吗?”说完又卖力地吮吸 起阿荣的大肉棒。
 
  莉莉也被龙哥老练的调情手法搞得娇喘吁吁,“龙哥,我要。”她撒娇道。 
  “要什么?”龙哥故意逗她。
 
  “人家要你的大来操我嘛!”莉莉不顾羞耻,大声说道。
 
  “好,但是在这里不行,太危险了,最近扫黄打得严,你先帮我舔一舔老二 吧!”说完,龙哥把肉棒从拉链口掏出来。
 
  “好。”莉莉从龙哥身上跳下来,伏在他的膝上,毫不羞涩地用小嘴为他服 务起来,长大的大阳具在莉莉紫色的嘴唇进进出出。
 
  不知过了多久,龙哥突然粗暴地抓住莉莉的红色短发,拉近自己的身体,十 八公分的肉棒几乎完全插进莉莉的小嘴里。只听龙哥大吼一声,打了一个冷战, 将精液全射入莉莉的嘴里,巨量的液体呛得莉莉不断地咳杖。
 
  龙哥抱歉地说∶“莉莉,你没事吧?”
 
  莉莉缓过气来,微笑着道∶“不要紧,龙哥的牛奶真好吃。”忽然又脸色一 变,嗔怪道∶“你现在就射了,等会儿你怎么让我爽呢?”
 
  龙哥道∶“你还不知道我这个小兄弟吗?他可是百战不疲的。”
 
  “哼,吹牛。”莉莉眼睛望去,果然那根刚垂下的肉棍又有抬头的意思,莉 莉这才放心地笑了。
 
  这时候,阿荣和小强也分别在兰兰高超的口技下各射了一次。只有大飞和小 芸还缠绵在一起接吻,除了隔着衣服相互抚摸,两人并没有什么实际行动。 
  莉莉他们暗觉好笑,各自整理好衣服后,拍拍大飞和小芸道∶“帅哥美女, 起来了,我们走了。”两人这才从陶醉中醒悟过来,依依不舍地红着脸分开。 
    ************
 
  七个人分乘两辆的士来到一个住宅区,小强带路进一座大宅子里。原来这里 是小强的姑姑家,他的姑姑和姑父到国外探望女儿女婿,半年之内都不会回来, 将房子交给小强家看管,从此这里就成了他们的天堂。莉莉他们常和许多狐朋狗 友在这里办性聚会,开无遮大会。
 
  阿荣和小强都是高中缀学的,跟在黑道小头目龙哥后面,整天干些敲诈中小 学生、收保护费、替三陪小姐当保镖之类的事。
 
  莉莉是某中专的在读学生,生在一个单亲家庭,从不好好念书,经常翘课, 十五岁就把处女献给了同班的一个男生,哪知这个男生根本不拿她当回事,莉莉 一气之下找黑道的人狠狠修理了那小子,这个黑道的人自然就是龙哥。从此莉莉 在学校里名气大振,谁也不敢惹这朵霸王花。莉莉尝到了威风的滋味,索性投入 了龙哥的怀抱,成了他的小情人,所以才十六岁的她已经有了一年多的性交史。 学校的老师知道后,也睁一眼闭一眼,怕得罪黑社会。
 
  小芸出身于一个知识分子的家庭,生活条件很优越,家教很严。成绩向来很 好的她内心一直渴望一种自由,看到莉莉那么自由自在,她羡慕得不得了,一定 要拜莉莉做大姐。莉莉是个好事的人,自然没口子答应了,正式做起了大姐大。 
  兰兰是舞厅的坐台小姐,也做皮肉生意,几次被小流氓敲诈欺负都是龙哥出 面摆平,因此对龙哥死心塌地。
 
  几人进了门后,龙哥提议先放点片子热热身。小强找来一叠碟,都是毛片, 随手放进一张,里面都是赤裸裸的性交镜头,有一男多女的、有一女多男的,有 正常性交、有口交、有乳交,还有SM。莉莉他们坐在地毯上看得津津有味,还 不时作出一两句评论。
 
  大飞也还罢了,在大学时曾和女友做过爱,在网上也看了不少情色图片。 
  小芸却是头回看到这样的淫秽的男女交合场面,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屏 幕,原来男人的那个东西可以插进这么多地方,想着想着,她的下身不禁有点湿 润了。
 
  只有兰兰似乎没什么精神,打了好几个哈欠。
 
  “我上个厕所。”兰兰拿着手提包站起身来说道。
 
  龙哥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又犯瘾了吧?你可少吸点。”
 
  兰兰没有答话,径自走进去了。
 
  “她犯什么瘾了?是毒瘾?”大飞好奇地问。
 
  龙哥沉着脸点点头,道∶“骂了她好多回,一直没能戒得了。”
 
  不一会儿,兰兰神采焕发地出来了,拍拍手叫道∶“还有半个小时就到圣诞 了,大家都来做爱庆祝吧!”说完兰兰就开始脱衣服。
 
  阿荣和小强虽然刚才都射过一次,但并没有打洞,难免觉得有些不爽。 
  年轻人的精力恢复得很快,他们也麻利地脱了衣服,肉棒果然又暴涨起来。 兰兰赤条条地爬到两人的脚下,和电视里播的一样,用手和嘴熟练地为他们服务。 莉莉也趴到龙哥的胯间,帮他脱下裤子,用小手套弄着半软的阳物,还不忘回头 对大飞说∶“小芸就交给你了,你要温柔一点,她还是处女哦!”然后调皮地眨 了眨眼睛。
 
  这时,情色电影也看得大飞欲火中烧,看到别人都捉对厮杀,身上热血沸腾 不已,只是他不知小芸心里怎么想的,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你来帮我脱。”小芸忽然走到大飞面前,面容十分平静。
 
  “什么?”大飞没有反应过来,小芸又重复了一次。
 
  大飞颤颤微微伸出手来……过了好半天,他才笨手笨脚地脱光少女最后一件 遮羞物。完美无暇的少女躯体展现在他眼前,她的双乳像两个倒扣着的光洁的瓷 碗,两颗淡红的乳豆傲然挺立;柔细的腰肢、平坦的小腹,一道神秘的细缝出现 在腹股沟的尽头,阴阜上长着稀疏的细绒毛。
 
  “轮到我为你脱了。”小芸白嫩的小手一粒粒解开大飞的衣扣……
 
  两人都赤裸裸了,在大飞魁梧的身型面前,小芸更加显得娇小。小芸突然做 了一件更令大飞意想不到的事情,她竟然蹲下身子,双手扶着大飞半硬半软的巨 物,送到自己的小嘴里。虽然口技还很不纯熟,她舔得很认真,丝毫不嫌弃上面 的腥臭味道。她的小嘴温暖湿润,舌尖来回剌激龟头,半软的肉棒一会儿就昂起 了巨首。
 
  “呀,大飞,你的家伙好大!”莉莉转头时刚好看到。
 
  “难道我的家伙不大吗?”龙哥笑道。
 
  “是啊,是啊,你的也大。”莉莉调皮地在龙哥的睾丸上轻轻捏了一把,痛 得龙哥直咧嘴,猛扑到莉莉身上∶“小妮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学着碟里的样子,小芸和大飞成69式,小芸在上,互相舔弄对方的性器。 大飞灵活地舔着她的小肉粒,不一会儿,可以看得到她的小穴已经湿漉漉的了。 “大概可以了。”大飞想着,抱起小芸,平放在地毯上,轻轻说道∶“我要进去 了,要是痛的话,你告诉我。”小芸闭上双眼,点了点头。
 
  巨大的男根顶开花瓣,缓缓地推进,“嗯……”小芸哼了一声,虽然有思想 准备,但大飞的家伙确实太大了点。
 
  “痛吗?”大飞关切地问,想把插进了一小半的肉棒退出来,“不要,我没 事。”小芸抓住他的手∶“我支持得住,我要把第一次献给我喜欢的人。” 
  大飞感动地点点头,将身下阳物更慢地向里推动。一会儿,前面似乎遇到什 么阻碍,他知道,那是处女膜。只微微向前使力,肉棒便突破障碍,小芸身体猛 一颤,之后,肉棒便长驱直入,插入了少女的阴道中,小心地做起活塞运动来。 
  初时,小芸还紧闭双目,似在忍痛,但后来好像渐渐体味到了快感,也随着 节奏扭动身体,轻轻呻吟起来。处子的阴道是那么紧密而温暖,将肉棍裹得没有 一丝缝隙,每次抽插都会带来极大的快感。
 
  大约十几分钟后,大飞将阳具拔了出来,低吼一声,将浓浓的精液射在少女 平坦的肚子上,小芸几乎也在同时达到了高潮,“啊”地忘情地叫了一声,透明 的液体从阴道里流了出来。
 
  阿荣和小强一前一个在干着兰兰,阿荣的肉棍短而粗壮,小强的恰好相反, 阳具长得瘦长。阿荣的粗肉棒正在兰兰的阴道中快活地插进抽出,两片肉唇夸张 地随着前后翻飞,因为使用过度,肉唇的边缘都成了黑色,没想到长相这么漂亮 的女子,下体已经给人操成这样。小强在兰兰的嘴里抽插,这个女子舌功实在太 厉害,搞得小强差点又要射了。
 
  他赶紧把老二拔了出来,“我要插你的屁眼儿。”小强说道。
 
  “插屁眼再加一百。”兰兰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小强一楞∶“靠!你把我当嫖客了?老子今天不给钱也要玩屁眼。”
 
  兰兰知道说错话了,不敢顶嘴,喃喃道∶“你要玩就给你玩好了。”乖乖地 翘起屁股给他干。阿荣却不答应了∶“我怎么办?我插得正高兴呢!”
 
  “那就这样。”兰兰要阿荣躺在地毯上,笔直的肉棍朝上,然后阴道口对准 了,缓缓坐下去。身体伏下去时,两只大奶压在阿荣的胸膛上∶“来吧!” 
  小强不客气,长长的肉枪直顶肛花,“哎哟,轻点,你想插死老娘啊!” 
  兰兰嗔道。小强哪管那多,马步蹲下来,拉锯般地大幅度进出兰兰的肛门。 显然她的肛门也常被人干,括约肌并不那么紧密。
 
  “兰兰,你的屁眼也很稀松啊!”小强故意调侃道∶“是不是客人看你的骚 太松,都改操你的屁眼了?”
 
  “不是,哎哟!”兰兰夹在两人中间,一边费力地上下套动着阿荣的鸡巴, 一边答道∶“客人中喜欢干屁眼的不多,都是那个该死的房东,每回我没钱交房 租他就提出要干我的屁眼来补偿,一次抵一百块。那个天杀的,每次都要干一个 多小时才射,搞得我那几天大便都痛。”
 
  “这么变态。你告诉我他长什么样子,我帮你揍他。”
 
  “算了吧,你现在不也在不花钱插老娘的肛门?”
 
  莉莉现在也正背对着跨坐在龙哥身上,龙哥的大阳具赫然插在她窄小的肛门 里;莉莉正卖力地双手撑在地上,主动让阳具在自己肛门里进出,一头红发上下 甩动着,脸上表情说不出的淫荡。
 
  大飞早已经射完了,小芸还在地上喘着气,享受着第一次高潮的余韵。 
  看着他们交合,大飞身下的老二又渐渐抬起头来。
 
  突然,莉莉喊道∶“大飞,我的小穴好痒啊!快来帮帮我。”
 
  大飞茫然地应了她一声,却不敢动。龙哥知道他害怕自己,叫道∶“快过来 啊,我一个人应付不了这个小骚货。”大飞这才大着胆子走过来。
 
  莉莉用小手引导着他的肉棒进入自己的体内,身体几乎仰躺在龙哥身上,大 飞和龙哥两个强壮男人一上一下猛干身躯娇小的莉莉,她仿佛是惊涛骇浪中的一 叶小舟,一会儿冲到浪尖,一会儿又落到了谷底。不知经历了多少次高潮,她美 丽的双眼早已迷乱,忘情地叫着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话。
 
  龙哥持续了很久,终于射在莉莉的肛门里。大飞抱起莉莉继续边走边干,练 健美的他毫不费力地就把身材小巧的莉莉抱在手中,莉莉结实的双腿夹住了他的 腰,玉臂环绕在他脖子上,两人的性器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莉莉的阴道很奇特, 时常一阵阵的收缩,夹得大飞说不出的舒服。
 
  又过了好久,大飞在莉莉的一次剧烈收缩中,终于忍不住泄在她的阴道里。 他忙慌张地道歉∶“对不起……我……”
 
  莉莉的小脸绯红,轻声说道∶“没关系,我吃过药的。”看到她那可爱的样 子,大飞不禁深深地吻了她一下,莉莉也回报以热吻。
 
  那天,大飞自己也搞不清射了多少次。后来,龙哥又和小芸做了,龙哥的阳 具尺寸比大飞还小一点,小芸自然可以承受,她再次享受到了高潮。阿荣和小强 又一起干了莉莉,一个插小穴、一个插肛门。大飞昏昏沉沉,好像也在兰兰滑不 溜秋的肛门里射了一次,再后来的事就记不清楚了。
 
  “起床了,懒虫。”
 
  大飞觉得鼻尖有点痒痒的,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伸手一抓,原来是一只白色 的袜子,里面好像装了什么东西。天已经亮了,小芸正俏生生地站在面前。 
  “MerryChristmas!”小芸大声说道。
 

[ 本帖最后由 寒江独翁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flemingxxx金币 +110兄弟的这篇文章真是恰逢时机啊。 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