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身少女的皮肉生涯](一枝早凋的蓓蕾)
卖身少女的皮肉生涯
 
  海滩一处快要崩塌的荒废房屋里,传来抽噎似的哭声。
 
  这是靠近洲子湾的沙滩。从乌云间探出头的镰刀形月亮,照出木造而半倒的 那建筑物。
 
  (到底是谁流浪到这里?)上个月刚出生三只小狗的母狗茱丽,歪著脑袋这 么想。
 
  母狗茱丽为著在近处的森林闹饥饿的小狗,跑到海边来觅食。上个月来到此 地时,这荒废的房屋空无一人。不料,现在竟有灯光从这房屋漏出来。茱丽被激 起了好奇心,跳到半溃的垃圾堆上,隔著窗户窥视屋内。
 
  异乎寻常的光景,浮现在摇曳的灯光中。
 
  破棉露出的脏被窝铺在快腐烂的塌塌米上,一个短发的少女在俯卧睡著。 
  突然衣服的下面大大地被掀起,赤露著粉红般的肌肤。愁容的少女面颊发红, 纤细的十指抓著破碎的被单,而咬紧下唇。
 
  她以那样的姿态,发出「啊!」无奈似的声音。
 
  工人打扮的男子挨紧,青苹果似的少女屁股的裂缝,压上嘴唇,像是在舔的 样子。
 
  少女彷佛只有十三、四岁光景。
 
  那个人大概是35岁左右吧,像是劳动者的样貌,但如同营养不良,略带黑 的眼洼内部露出的眼珠却发出黑光,令人产生异常的感觉。
 
  「阿丽,你看,这样舔你屁股的洞,不是很舒服吗?只用手指头一摸,你那 部份就溢出黏糊糊的爱液来。」
 
  那个人在污浊的背心下,翻滚著汗毛很密的肌肉而说。他那晒成褐色的脸, 歪斜得很难看;尽管用中指和无名指,像蛇行一般地弯曲移动。
 
  他把指尖塞入酒味很重的口中,如同啜阴茎,舔舔自己的手指,从少女的阴 部啜上去。
 
  「唉唷!」
 
  少女忽地扭动白净净的屁股。他支撑起纤细的少女下肢,以便从被窝浮上来 ;然后剜著似的,把手指头插入黏糊糊地溢出淫水的阴部。
 
  少女的狭窄裂缝被那人的手指剜著,痛得扭动修长的身体。他把手指塞入阴 部以后,便使厚厚的下唇,歪斜得更丑恶。
 
  他把嘴唇贴近如涟漪摇荡似的少女肌肤,吐著臭酒味,有如探索少女阴部的 内侧,蠕动著手指头。
 
  快要长大成人的少女那部份,长著飘摇似的卷毛。她的阴部配合男子手指的 动作,每逢叫出声音,便溢出热呼呼的液体,可见她已是个成熟的女人了。 
  男子每逢移动手指头,少女便溢出如花透明的汁。那混合著些微血味儿的淫 水,黏糊糊地向被单滴下去。
 
               卖身抵债
 
  忽然野狗的茱丽皱起眉来。
 
  「喂喂,我为你烫酒来了。」
 
  身穿黑套裙,头发蓬乱有如麻雀巢的女人,进入屋里。她的嘴唇涂口红,涂 得太刺眼。
 
  她手端著木盆。两瓶土烧的小酒瓶,□□冒出甜味儿的热气。她摇摆著被朱 色的短裤所裹著的屁股,往男的那一方凑近去。
 
  一年以上无人居住的破屋,由于女人笨重脚步而歪斜,连柱子也发出快要崩 下来的咯吱声。
 
  「随便放在一旁,你也许久没有□这个滋味了,你也来□一□!」
 
  他蠕动著舌头与嘴唇,有如□味似的舔著淫水。这才从少女股间,抬起头来, 对那进来的女人说。
 
  「你说得是,那是抵偿债款尽管狼吞虎咽似地吃她,以当作收回利息,那个 家伙也不敢发牢骚吧!」
 
  「可不是吗?这个ㄚ头的伙食费、衣料费都是我的负担,我可不是干慈善事 业的。」
 
  男人恶狼狼地说著便抓起小酒瓶,就呼噜呼噜地喝起热酒来。
 
  男的名字叫做阿辉。
 
  他自幼小时,为了父亲半开玩笑取名的这个名字,度过不快活的日子,又为 了生来丑恶的面貌,抱著自卑感活到现在。
 
  他初中毕业后,就在各处的中小企业机构上班,但后来就干起做短工的苦力 来。他并不认为自己落魄。到处寻找工作,和老婆一起,左一个右一个变换职业 的生活,对他十分称心,而且他认为做小工是自己的天职。
 
  他未到淡水以前,是住在三峡。
 
  他在一家承包商,当工人的领班,对额数抽头,从中捞一把,过著小康的生 活。谁知,老婆阿福对老公的工地生活发牢骚。
 
  说是老婆,但并不是设有户箸。不过,她是爱上阿辉的女人,因此对阿辉来 说,不能以粗暴态度对待她。
 
  这一次,在工地把人家做抵押,让他照管的小丽带回出生地的故乡──淡水。 
  虽说是故乡,但已没有亲人。
 
  他在海边找到一间快要腐烂的,荒废的房屋,开始过不工作,贪吃少女灵肉 的生活。
 
  「想不到,这是个好色的ㄚ头……。」
 
  他啃著偷来的生鱿鱼,喝著烫好的热酒,瞧了瞧少女。
 
  阿辉和当作借债抵押的少女,初次强暴那一夜,少女猛裂地抵抗,彻夜抽抽 搭搭哭个不停。
 
  想不到那少女──小丽,现在却自动地抬举屁股,追求阿辉矗之著的肉棒。 
  阿辉因为没有女儿,所以对少女的转变,大感兴趣。
 
  少女的淫水发散著,微微的腥味儿。
 
  再过两、三天可能就要进入经期了。因此现在就是不用保险套插入,也不必 担心怀孕。
 
  少女偶伏卧的姿势,偷看似的注视阿福。阿福探出头,也窥探少女的面孔, 嘻嘻地鼓起面颊。
 
  「这个ㄚ头,将来可能是个美人儿!」
 
  「但是,要花钱吧。」
 
  「那也不过是三、四年的忍耐,既然是个美人,只要叫她做脱衣舞女,钱就 会滚滚而来,那时我们两人不愁吃不愁穿过日子了。」
 
  「你认为有此福气吗?」
 
  阿辉拧著辞点儿二百五的脑袋,说。
 
  「女人到了妙龄,只要愿意献出XX,仅带几张卫生纸,即使环绕地球一周, 那怕没有钱。
 
  万一当脱衣舞女不叫座,只要让她站在街头巷尾,一夜即可赚来等于你辛辛 苦苦赚一个月的钱。」
 
  阿福推小丽的身体,叫她抑卧起来,然后动手指解开少女的衣服。
 
  把衬衫的钮扣一展开,即露出小小的乳房。
 
  阿福抬起少女的两腿,便拿出电动式的淫具来。
 
  「你要恨,就去恨把你做抵押的老爹吧。」
 
  阿福的扁平面孔浮现出冷冰冰的表情,把那淫具往少女的阴部塞进去。 
  「啊!不要!我不要!」
 
  小丽自动地摇摆抬高的屁股。这么一来,从秘部的深处,反而渗出热呼呼的 淫水,缠在暴力地插进去的褐色人造树脂。
 
  「为什么要拒绝呢?你的XX不是每天晚上,被我的老公,用他的肉棒剜了又 剜了吗?事到如今,何必发出那样一本正经的叫声。对不对?」
 
  阿福用树脂制的淫具,剜著小丽可爱的阴部、吊起带著残酷的眼睛。
 
  小丽鲜红的口唇张开,在白浊的唾液快要溢出的口中,彷佛和草莓一样,红 舌头在打转著。
 
  「唔!唔!不要!不要插进去!阿福姐,不要!」
 
  阿福手中的褐色人造阴茎,撞上子宫似的钻入小丽的体内。
 
  结果,小丽不得不在下半身的肌肉,使力如同拱桥般抬起下肢。
 
  「不要口出狂言。你说我家老公的肉棒好,我的冒牌货不能接受吗?」 
  阿福把电池箱的开关,从弱调节为强。
 
  「阿福姐,不是那个意思。唔!因为我月经快要来!」
 
  「所以说,我手中的冒牌货,不够用吗?」
 
  阿福把嘴唇一歪,便对准小丽的脸吐了一口唾液。
 
  「啊!不是这个意畋,阿福姐也应该明白。
 
  不净的血流出以前,我希望保持这里的清洁。」
 
  「那是什么意思?」
 
               饱受蹂虐
 
  阿福把继续振动的淫具,如同活塞一般地操作,不快地吊起眼睛。
 
  波浪的声音在响。盖稻著的屋顶破了。漆黑的天空点缀著无数的星星。 
  也许听到远处呕呕的风声,少女的身心热辣辣的,小丽在摇晃不定的灯光中, 无神地看著套裙装扮的女人。
 
  原来,阿福直到前年为止,曾经当脱衣舞女上过舞台,和现在拿在手中的淫 具一样的道具,剜著伙伴的阴部赚钱。因此,她比老公更明白,女人被剜弄什么 部位,即会招来性兴奋。
 
  「啊!我不要被剜弄,与其用这样的玩具被玩弄,不如让男人的XX插入好… …」
 
  阿福的黑眼珠,有如诉说什么似的,朝向阿辉。
 
  少女漆黑的眼珠,由于含著热泪而模糊了。
 
  「还是男人好吗?我没有那个XX,你才不肯吧?」
 
  阿福振动著假眼睫毛,用继续振动著的淫具,如剜著似的撞起小丽的阴部。 
  「没有那么一回事。」
 
  「你别撒谎。几天前,你初次到这儿的第一天夜晚,你不是发出狂叫的声音 吗?我在隔邻的房间,被你吵得睡不著。你被老公的XX剜著,想必很痛快吧,因 为那个本西比玩具更能够使你舒服,所以你才要男人吧?」
 
  阿福说著,把嘴唇压在小丽的乳房。
 
  「唉呀!不是那样。我喜欢阿福祖啊!当然也喜欢阿辉大哥呀,起初,我以 为你们是坏人,令人害怕,但是和我做爱以后,渐渐地开始喜欢你们了。」 
  「你的意思是希望多多和你作乐吗?」
 
  阿福把脸歪斜得很难看,而窥探扩大得快要裂开的阴部,把自己的脸贴在她 的两腿间。
 
  「啊!不是这样子,我喜欢阿辉大哥,也喜欢阿福姐,但是每天晚上,这样 的玩弄我,我实在受不了。
 
  小丽如同将要窥视下腹部而抬起头来,把长睫毛一震动,即伤心似的低下头, 浮现出少女的忧愁。
 
  「小丽,你不应该撒谎!你说好难受,但是你濡湿得这么厉害。」
 
  阿福说著,把下流的褐色淫棒,扎在小丽的内部。
 
  小丽的那部份,已成了淫水快要溢出的泥泞,仅是阿福轻轻用力,则由自己 吸上那淫具似的吞下去。
 
  「唉唷!我受不了那振动……」
 
  小丽对下腹部的肌肉特地用力,以便拒绝送来振动的人造肉棒。小丽和那刚 捣好的年糕一般白,但柔软的腹部却弯曲似的震动……
 
  「你虽是说那样的话,但是你的这个地方,继续不断地溢出热液体……」 
  阿福的喉头有如野兽,呼噜呼噜地作响,便蠕动舌头玩味人造淫具扎进去的 阴部周围。
 
  阿福是这一行的专家,用她十八般武艺俱全的舌头,有如捞起似的,细心地 舔了又舔,小丽怎能受得了呢?
 
  「唉!你干这样的把戏,我就有工点难受了。」
 
  小丽大喊起来。
 
  阿福贪而不厌地,吞下小丽的淫液。
 
  「真是下流女人,你的XX用力勒上去一般……」
 
  阿福的手指抚摸小丽幼嫩的肉体。
 
  「哦!阿福姐的嘴,会伤害我……」
 
  小丽如同马戏团的演艺人员,像拱桥般抬高下半身同时,褐色的淫具发出吼 声扎著她的阴部。
 
  「呵呵呵!不是已经变得很爽吗?」
 
  阿福又舔著嘴唇。她用指尖虐待小丽早就竖起的突起物似的抓起来。
 
  「哎!不,不要!那里是我最经不起的地方……」
 
  小丽的面颊发红,把湿润的眼睛大大地注视阿福。
 
  阿福套裙的肩带不像样地滑落下来,丰满的乳房从胸罩探出头来。
 
  大概是每晚饮酒的缘故,肌肤略呈黑色,但不愧为做过脱衣舞女,身材的曲 线没有走了样。
 
  阿福剥下似的把套裙一拉,再把短裤的侧带一解,则成了刚呱呱坠地的样子。 
  「月经快要来时,女人总是肉欲难忍,想要找个男人,你也是女人,想必明 白……」
 
  阿福说著,便拿起树脂的皮带,往股间固定起来。
 
  她把皮带的小五金卡住,在她的下半身竖起树脂制的电动淫具。
 
  她把一直蹂躏小丽阴部的器具拔出,就把冒著热气的那个器具抛弃,以正常 位压在小丽的身上。
 
  「唉!我不要!不要!」
 
  「撒谎!你的面颊不是为了期待而发红吗?
 
  你盼著有人扎一扎你的XX吧。你希望能剜一剜似的使用男人的东西吧。」 
  阿福握著矗立似的树脂淫具,贴在小丽的阴部,就在下腹部用力起来。 
  「哎呀!不,不要!今天,我不要被摆弄。」
 
  她被强大的力气压住,又遭受淫具传来的振动;只好在破被窝上,一起一伏。 
  「你爱实物的肉棒吧?因为玩具不会发射精液,所以才一再拒绝……不是吗?」 
  阿福把面颊歪斜得如同虎头狗,从卷起的口角闪出獠牙似的牙齿,把下腹一 上一下地运动。
 
  「唉呀!」
 
  小丽幼嫩的肉体,随著哀声的惨叫声痉挛了。
 
               奇妙行为
 
  死了一只小狗了,那是饥饿而死亡的,但母狗茱丽却不懂小狗死亡的死因。 
  它在模糊不清的月光下,彻夜地往不能动的小狗身上,舔来舔去。
 
  天一亮,茱丽再也管不了已死的小狗。
 
  茱丽把小狗的遗骸衔到海边去丢掉了,在归途经过那一幢荒废的房屋。 
  风很大。从太平洋涌上来的波浪,送来海水的气味儿。并从海边的住屋流露 著奇妙的音乐。
 
  茱丽又是歪著脑袋,爬上垃圾堆,隔著破裂的玻璃窗窥探屋里。
 
  大概是阿辉从屋里找出来,古老的留声机,奏出SP唱片的旋律。
 
  七十八回转的大型唱片演奏出来的旋律,是战后不久流行的「苹果之歌」。 
  歪曲成为弓形的唱片所奏出的旋律,一会儿松散,一会儿加快;这是让茱丽 认为奇妙的原因。

   奏完了一曲,套裙打扮的女人,即转一转留声机的握把。
 
  那女人把装配金属喇叭的支架,放在唱片上,又是歪曲的同一旋律,震动带 有潮味的空气。
 
  那荒废的房屋,屋子中央有个柱子。一丝不挂的少女被绑在那根柱子。 
  少女是一整夜文捆绑在那里,她被用强韧的麻绳,反绑双手,用剩余的绳尾, 绞上乳房。
 
  少女似乎已没有气力,半闭著双眼任人摆布。
 
  阿辉横卧在一旁渴酒,现在蓦地起来了。
 
  「我看了你那个样子,又欲火难奈了。用舌头舔舔吧。」
 
  他把略呈黄色的内裤脱开,闪著蛇似的眼睛说。
 
  「不,不要!我已不要舔了!」
 
  少女吓了一跳,抬起头来。
 
  没有化妆的脸上,呈现好几条流泪的痕迹,为忧虑而阴沉的眼睛,看了阿辉 矗立著的阳物时,脸色就阴沉下来。
 
  「喂,迟疑什么?舔呀!」
 
  「哎!不要!不要!」
 
  低头,又一再地摇头──这种少女的可怜相也许会刺激男人的性虐待。 
  阿辉把粗糙的手指头贴近小丽的下巴,使她的面孔仰望,把异味强烈的淫棒 压在,如同花苞的少女口唇上方。
 
  「喂,张开嘴!我是为了你才变成这个样子,好好啜一啜,把积下的精液吸 出来!」
 
  他把剥了皮的淫棒压下去,挤开小丽的口唇。
 
  小丽溢出的眼泪使漆黑竹眼睛模糊,使她发出呜咽的声音。
 
  「唔!不要!请不要用嘴!」
 
  她大概是被塞入不清洁的淫棒,而快要呕吐了,「唔,」的叫出声音。 
  阿辉置之不理,照样把直立的黑淫棒塞进她的喉头深处。
 
  「唔,唔!」矗立的淫棒对准小丽的嘴,她把睁开著大眼睛的脸向上方。 
  「怎么样?XX的味道怎么样?」
 
  从松弛的破内裤里,浮现青筋而下垂的睾丸探出来。阿辉每逢摇摆腰,气味 强烈的肉袋吧喳吧喳地碰到她的面颊。
 
  她的喉头呼噜呼噜地作响。
 
  「喂!小丽蠕动嘴,使用舌头,包裹著我的XX似的舔一舔!」
 
  阿辉将硬板板的肉棒,暴力地送入可怜的少女喉头深处,吐出臭酒味的气息。 
  老婆阿福,从腐烂的榻榻米抬起懒倦的脸,扭团被套裙所包裹的身体,爬到 少女的旁边。
 
  「你自己一只顾取乐!不是很自私吗?」
 
  阿福像乌龟一样伸出脖子,而舔了小丽的阴部。
 
  「你是女人,竟喜欢舔女人的XX……」
 
  「那是理所当然的,我是女王蜂哩!以女王的身份,直到数年前为止,装饰 画册杂志的封面啊!不料,自从和你同居以后,每天泡在酒缸中,肌肤完全粗糙, 成了退休的人一样,也许你不信,至今还有好多男人,急切地期待我东山再起… …」
 
  阿福把两只手指叠在一起,便剜著小丽的阴部而把手指塞进去了。
 
  小丽把肉棒继续送入口内,阿辉一直给她投以不寒而栗的视线。
 
  「你打算要东山再起吗?」
 
  「因为你的收入微薄,非养活她不可……」
 
  阿福吐著臭酒味。
 
  「你认为还有人对你的裸体有兴趣吗?」
 
  「行得通,行不通,我懂得最清楚。」
 
  阿福的手指,掏掏小丽的阴部似的移动。她用溢出的淫水染了手指,往小丽 的陋部推进去,剜著似的蠕动,小丽的眼睫毛即微微地震动。
 
  「我就是为小丽磨练技艺。趁这个时候,我要训练她。」
 
  阿福的口唇撮一撮似的,把尖的阴核舔来舔去。
 
  「我也明白男人喜欢的是,年轻女子的肉体。不过,仅凭著年轻,女人也无 法吸引男人的注目。」
 
               东山再起
 
  阿福收回由于淫水而湿润的口唇,如同窥探少女的肉洞,蠕动手指。
 
  小丽的淫水,似乎比昨夜更有强烈的血味儿。
 
  阿福的喉头呼噜呼噜地作响,把嘴压在她的阴部。小丽吞著肉棒的状态下, 发出哀鸣似的声音。
 
  「这是需要技术的,古时的女人,为了使男人高兴,而经常磨练技艺……。」 
  阿福把如石榴般烂得发红的阴部,掏一掏似的移动手指,蠕动著尖尖的鼻子。 
  「月经快要来了吗?」阿福说。
 
  小丽的口中,被阿辉塞入肉棒,并塞得很深,发不出声音。
 
  「喂,小丽,快要开始了吧?如果以不净的血污染我的手指,我可不饶你!」 
  阿福说的话,她到底听得见,还是听不见呢?她默默不语而闭眼睛,而仍然 保持吞著阿辉不洁的淫棒的状态。阿辉说:「既然是你要训练,那么顶多是XX杂 技表演吧?」
 
  阿福得意忘形地回答。
 
  「这个ㄚ头有本事吗?」
 
  「我相信有。因为我的眼光不会看错。」
 
  「……对有经验的你,我总是另眼看待呀!
 
  既然是你讲的,所以大概不会错吧!」
 
  「啊!你尽管信赖吧。我会给予训练的。像这样掏她的XX,可不是闹著玩儿 的。将来就是针对这个给予训练技艺的,所以趁著现在松弛这里的肌肉。」 
  野狗茱丽看著变态夫妻与美少女,正在作乐的奇妙行为。茱丽也知道哪一个 是公的,哪一个是母的。
 
  自己在海边遭到公狗太强暴时的情景深印脑海,因此,茱丽对被捆绑的美少 女,抱著一点儿同情的情绪。
 
  被放置于腐烂地板的黑箱(留声机),仍然奏出不和谐的歌曲。
 
  「真是无计可施。用这样坏了的留声机,配以磨损了的SP唱片,小丽的音感 一点也不会进步。」
 
  阿福这么说了,邋里邋塌地摇摆屁股而站立起来。
 
  「你打算给这ㄚ头传授音乐吗?」
 
  「不错,因为想要训练成为脱衣舞女,必须……」
 
  「你们两人打算合作表演性爱游戏吗?」
 
  「是的,如果让我表演同性爱,相信还有自信上舞台。」
 
  阿福拉回留声机的支架,转动摇柄以便重新卷发条。黑色SP唱片开始旋转, 将附有金属喇叭的支架放在唱片上,慢节奏的音乐就在快要倒塌的荒废房屋开始 流出。
 
  小丽满口被塞进变态男人的肉棒,几乎要窒息了,但是拼命地运用脑筋,如 何才能使男人愉悦。
 
  小丽的生父是过工地生活的人,即使回到那种地方也靠不住。
 
  阿辉和阿福俩夫妇虽然时常向她做出变态的事,但总觉得和他们一起倒也可 以放心。
 
  如果有饭吃,撮一撮男人的肉棒,有何不可呢?只要生活获得保障,把令人 讨厌的电动淫具插入阴部,还可以忍耐。
 
  他们要求我在舞台上表演脱衣舞,也可以那么干呀!
 
  如此一想小丽便觉得轻松多了,更卖力撮起阿辉的淫棒。
 
  「哦!你进步得多了,很好!」
 
  大为称赞,然后发出呻吟声。
 
  他高高兴兴地递送竖立于小丽口中的淫棒。
 
  小丽鼓起面颊,吸上男人的肉棒。男人的阴茎在她的口中,痉挛似的震动。 
  最后温暖的液体终于往她的口腔里喷了出去……。
 
  接著也许是荷尔蒙失去平衡,小丽喔了一声,月经的血就溢出来了。
 
  「果不出于我所料」阿福抬起染满著血的脸说。那血使母狗茱丽的兽性苏醒 过来。茱丽露出獠牙,向连绩强暴少女的一对男女扑上去。
 
             THE~~~~~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