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檬](18)[作者:Demon(w1985jc)]
字数:436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八章
 
  美女天生丽质,但是美女也需要后天保养,以莫小婉为例,父母给了一副好 胚子,否则也不会被顾北不忘,被高昌迷奸,入谢昊阳的眼,被桑德包养超过三 年。除了各种光鲜亮丽的时装,普通女孩用不起的化妆品,日常的各种皮肤保养 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比如每周一次的牛奶浴。
 
  周四下班,小檬在公司附近简单吃了碗拉面,休息了一会,就去常去的那家 美容院做奶浴了。她总约的那位技师今天不在,小檬只好临时换了一位,看起来 很嫩。两个人随意地交流,小檬问她多大,她说17岁。17岁?未成年呢,自 己17岁时候在干吗?高二,刚刚认识顾北,思绪又飘回到过去,小姑娘说什么, 她都听不见了。
 
  「姐姐?姐姐?」女孩看到了她出神的眼神,在她连续喊叫下,小檬才回过 神来:「嗯?你好。」笑着跟女孩问好,略尴尬的样子。「你在想什么那?那么 认真,刚才和你说话都听不见了。」「哦,没什么,不好意思呀,姐姐最近工作 比较累。你刚才说什么啦?」「我说,你的皮肤好好哦,就像婴儿一样。」小檬 笑了笑,没说话,她忽然很羡慕这个单纯的小女孩,自己曾经也如此单纯,但就 像时间不能倒流,她也再不能回到那个单纯的年纪。皮肤像婴儿一样好?她心里 苦笑,你又怎会知道背后的故事。
 
  奶浴做完出来,女人的虚荣心和爱炫耀的天性还是让她忍不住开心起来,给 闺蜜打电话说了这件事,又告诉一位聊的很好的网友:「刚刚做奶浴,被说皮肤 像婴儿一样好。」「别人说的?」那位很爱她的网友说。「什么别人,是做奶浴 的人。」「我也没说不是啊。」「是女人。」「……」「说的好像很多人看过我 的身体似的,哼。」「我知道是女人,没别的意思。」「是男人更好,哼,下次 找个男人做。」「……」「好啦不逗你啦~醋坛子。」「早点回家吧。」「嗯, 我开车了,一会到家聊。」
 
  九点,做完面膜,洗漱完了准备上床,他又发来信息,他都知道了她的经历, 但因为某些文字上的共鸣,他爱她义无反顾。「可以发张照片吗?」「只有每周 给他交的作业。」「生活照不可以吗?」「不。」「那你方便发什么,发一张吧。」 小檬随手找了两张照片给他发了过去,一张是美腿上套着黑丝袜,双腿朝向一边, 坐在白色的床单上,正好自拍挡住了脸,又模糊处理了脸,黑色的三角裤,黑色 的吊带透明上衣,给他的感觉是:清纯又冷艳,何谓清纯,大概是她那些深情又 伤怀的文字,让他认定她是一个被不停伤害的文艺范的女孩,至于冷艳,这就是 黑色的特点。第二张照片是她全裸躺在床上,小腿向后蜷起,脚脖子上还系着黑 绳,身子同样有几段黑绳散在上面,及腰长发散落在床面,右臂伸到头上边,正 好挡住右边侧脸,她的腰那么细,屁股那么翘,腿那么直,肩背那么骨感。他欣 赏她的美,感慨她的艳,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照片可以给他看,普通生活 照却不能看。
 
  「还有其他照片吗?」「没有了。」「其他的怎么了,是露点了,还是露脸 了?」「都露了。」小檬给人的感觉有点不以为然。「你不怕他把你的照片发网 上么?」「他不会。」「那你觉得我会?」「你应该也不会。」「把应该去掉。」 「哦。」「那你为什么连普通的生活照都不给我看?」「没有为什么。」那边不 再回复。过了五分钟,她问他:「生气了?」「没有。」「早点休息吧,我今天 累了,晚安。」她忽然不想聊下去了,就说了再见。
 
  「人体盛」事件后一周,小檬接到一个陌生号码:「你好,哪位?」「我是 陈军,上周我们一起吃过饭,还记得吧?」小檬当然记得,是她的主人都敬畏三 分的人,而且是那天唯一没有对她有非礼行为的人,想到这点,她心里甚至有点 感动:「陈局长您好,我记得。」「今晚一起吃个饭吧,有没有时间?」小檬没 想到陈军会有她的电话,更想不到他要约她吃饭,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回答,那边 开口了:「南海路的渤海饭店,我和桑德常去的,你应该也去过那里吧?没异议 我就六点钟在那等你,怎么样?」他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她已经无法拒绝了, 只好答应下来:「好。」
 
  两个人都很准时,陈军要了一个小的单间,这里的菜量不大,但是很精致。 「白酒还是红酒?」「红酒吧,谢谢陈局。」「好,那就红酒,还有,叫我哥吧, 别太见外,我不喜欢。」「是,陈哥。」陈军是桑德开店那个区的分局局长,两 人关系密切,更有利益关系,小檬天真地问他:「那您是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的 呢?是问主…问桑要的吗?」「姑娘,别忘了我是做什么的,查一个人,而且还 是个一起吃过饭的人,太容易了。」「喔。」小檬一嘟嘴,似懂非懂的样子。 「你确实很美,清新的美,古典的美,与那些庸脂俗粉完全不同。」听着眼前这 个「大人物」的夸赞,小檬内心激动不已,甚至忘了说声谢谢。「上周一起吃饭, 我们都没想到桑德会那么玩,他真大方,可是后来看见他脸色的细微变化,我就 没像他们那样对你,我不想惹他不高兴。」「哦…可是,您今天约我是有什么事 吗?」「那天他们对你做的事,我都想做。」小檬心里咯噔一声,她又听见: 「并且,不止那些。你愿意不愿意?」「不知道陈哥说的,都有哪些…」小檬羞 红了脸,低头轻声说。「就是你和桑德平时做的那些事。」「啊~」小檬突然想 起那个噩梦下午,失声叫出来。陈军似乎早就看穿了她的心,安慰她:「放心, 不包括那些变态的行为,他是个变态,我可是个正常人。」「哦……小檬回过神 来,但眼神依旧飘忽。」「红酒味道怎么样?」两人碰了一杯,陈军问。「很好 呢,谢谢陈哥款待。」对于陈军基础的要求,小檬没有正面回答,陈军也不急, 两个人下楼后,陈军说:「我的车没开,你送我一程吧。」「嗯。」小檬发动汽 车,拉上陈军,问他往哪个方向去。老陈居然说:「往你心里去。今晚去你家吧, 不回家了,好不好?」小檬无法拒绝,只好温柔地答应:「嗯。」
 
  三十分钟后,二人来到小檬西安路的住所里。
 
  一夜激情缠绵。
 
  也许是空调温度太低,也许是陈大叔太能干,小檬第二天病了,请了假没上 班。也不想出门,就宅着上网。桑德打来电话约她,她告诉桑德自己病了,当然 没有说生病的原因。桑德让她在家好好休息,下午四点多,他来看她了。「大夏 天的,怎么感冒了呢?」他的语气无限温柔。「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昨晚空调温 度太低了吧,着凉了。」「感冒了好好休息,别整天挂在网上,去躺一会吧,我 给你熬点姜汤。晚饭想吃什么?」「牛肉面。」小檬看着桑德笑着说。「这个有 难度。」「康师傅牛肉面。」小檬淘气地说。桑德只笑,没说话,起身去给她做 姜汤,完了又喂她喝,叮嘱她躺着休息,自己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他去买了生拉面和老汤,又买了酱牛肉,不到半个小时就回来了,将面条下 锅,然后把牛肉切片,放到碟子里一半,另一半在拉面快出国的时候投入锅里。 拉面出锅,盛到饭桌上亮着,桑德去喊小檬起来吃饭。「牛肉面做好了,起来吃 点吧。」小檬还以为她泡了方便面给自己,起来到餐桌旁一看,才发现他把牛肉 拉面搬到了家里来,惊讶开心地问他:「特意出去买的吗?」「拉面是生的,我 买回来自己下的,买现成的拉面回来还能好吃吗?」说着,拥她入怀,在她额头 深深一吻:「中午也没好好吃饭,饿了吧,现在面的温度刚刚好,要不要我喂你 吃?」小檬仰头看着他,撒娇到:「要~ 」桑德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两个人坐下 来,果真就他用筷子挑起面条,她张嘴接,他夹肉送到她嘴里,她笑着咀嚼,场 面如此温馨柔情,怪不得她不愿意离开,甚至怕有一天他放开自己。
 
  桑德今晚没有回家,陪小檬睡了一晚,没有虐待也没有做爱,只是静静地从 后面抱着她,让她感到温馨幸福。
 
  第二天,小檬还是没有上班,桑德也没离开她家,去市场买菜,给她做了爱 吃的酸辣白菜和西红柿牛腩。看他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小檬忽然想到多年前的那 个春天,那个剥虾爬子给自己吃的男人,分开之后再没见面,不知道他现在怎么 样。桑德陪了小檬三夜两天,这期间他什么其他的事都没干,生意有手下人搭理, 应酬全部推掉,给老婆孩子说到外地出差,小檬终于康复了,最后一晚,他和她 温柔的做爱,可是小檬却不禁回想和陈大叔激情的那个夜晚,他那么棒,温柔与 粗暴兼有,让她很舒服,很痛快,却不像桑德这样一旦玩起SM游戏就让她时常 遍体血痕。莫小婉不是一个真的m,但是她喜欢性爱中陈军给她的那种被征服感, 那不是虐待,而是主导者的威严,在她睡过的六个男人中,性能力最强的当属谢 昊阳,但是真正把她带到巅峰的,只有目前与她有过一夜之情的大叔陈军局长。 
  后来,桑德知道了她与陈军的奸情,但也没有点破。她在桑德心里到底算是 什么?也许连桑德自己都说不清。背着我偷人是么?那就找人一起玩你吧,SM 玩了这么久也腻了,一男多女也早没乐趣了,既然你喜欢偷别人,我就让你明着 玩个爽,玩个够。
 
  炎夏渐去,大连微微有点秋天的意思时,两人又一次缠绵之后,桑德搂着小 檬说:「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小檬一头雾水,他怎么突然问我这样的问题呢? 躺在怀里抬眼望去,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喜欢年轻的?还是成熟的?大叔?还 是小鲜肉?花样美男子?还是铁血男人味?」看着桑德突然像孩子一样一串问题, 小檬又低下头去,在他胸口一吻,说:「都不喜欢,就喜欢主人这样的。」桑德 冷笑一声:「主人?认新主了吧?小浪逼。」这一句吓得小檬心一缩,说不出一 句话来。「和陈军搞上了吧?怎么样,他干的你爽不爽?」桑德的样子不像有多 生气,听起来好像是真的想了解陈军的性能力。小檬僵在了那里,不敢靠近,也 不敢离去,身体在桑德怀里开始瑟瑟发抖,嘴里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桑德看她紧张害怕的样子,不再逼问,而是亲吻起来,手也摸上她的阴蒂, 小檬紧绷的神经在如此挑弄下终于放松下来,桑德也停下来:「宝贝的,我不会 怪你的,那天让你全裸让他们吃,就不怕你和他们发生关系,陈军早就想试试你 了。」桑德这么说让小檬惊讶不已,难道是他安排好的吗?她也不敢多问。「实 话告诉我,和他做的感觉好,还是和我做的感觉好?」小檬违心回答:「和主人 的感觉好。」桑德也不去深究到底他和陈军谁更棒,无论谁,都是四十多岁的老 家伙了。「小檬,我给你找个帅小伙玩玩好不好?」这话让小檬一惊,连忙说: 「不要,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哈哈!我把你当什么人了?你不是可以做强奸 犯的小三,也可以和我的朋友上床吗?找个小帅哥操你,不比我们这些老家伙更 好吗?」「不,我不想。」「你不想,我想。」桑德的态度强硬起来,语气也不 像刚才那么温柔。「出于对你的尊重,你自己找一个男人吧,我们三个一起玩, 或者你们同床,我看着你们做。」「一定要这样吗?」小檬的声音楚楚可怜。 「这样有什么不好呢?你又不是只和一个男人做过,不过是把和两个男人做爱的 时间重叠到了一起而已,你不尝试,怎么知道不喜欢?而且我是要你自己去找你 喜欢的类型,如果你愿意,找老陈也可以啊,只要他愿意,我没问题。
 
  「我知道了。」小檬低声回应。「嗯?你不会真找老陈一起玩吧?」「讨厌, 再这么说不理你了。」小檬把嘴一嘟,嗔怪桑德。桑德就笑着把她搂在怀里,抚 摸着,眼睛望向天花板。